娜塔莉亚

I hate people generally, but I like people individually.

May #YNWA.

羊角面包和三明治

  • 就不打tag了。反正应该会坑。最主要我想开始乱写了,假借猪波的名字和形象写烂俗的言情故事,是一定OOC的同人(所以不要假借同人的名号了。

  • 打我可以不要打脸,已经很丑了。

  •  @希尔维亚 来看来留言。

  • 题目瞎取的,哪天讲不定就改了。



01

星期一早晨的空气中好像还弥漫着周日晚间的喧嚷,穿着高跟鞋的女人和手提公文包的男人在附近来回走动,匆忙的脚步声混合着点单声,上菜声以及交谈声。

施魏因施泰格坐在这家面包店里,低头看着报纸吃着早餐。他正准备把叉子上的羊角面包送入嘴里的时候听见右上方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请问,这里有人吗?”

施魏因施泰格抬头扫了眼四周——今天人们好像商量好了似的,都约在同一时间吃饭,室内室外的桌子都坐满了。他看着这个和他年龄相仿性别相同的人,摇了摇头。

那个家伙拉开椅子毫不客气地坐下了,但他的嘴却没有停,“人这么多,这家店很出名吗?”在喝了一口鲜榨橙汁后他继续说道,“听说这里的三明治特别好吃,服务生待会就给我送过来。”

就不能让我安安静静地一个人吃早餐?施魏因施泰格吞下了那块羊角面包,恶狠狠地想着。他还没从昨天的宿醉中完全清醒,这家他经常光顾的早餐店今天意外地拥挤。各种声音从四面八方毫不留情地攻击他想休息的耳膜,接着还遇到了这个喋喋不休的,和他分先同一张桌子的人。

星期一可真不友善。

“通常没有那么多人,”咽下面包的施魏因施泰格保持着礼貌回答道,“我还是更喜欢这的羊角面包。”

对面的人没有意识到他的不快,“我叫Lukas Podolski,刚搬到这附近。”

施魏因施泰格显然有些不耐烦,为什么三明治还没有送过来好堵上那个人的嘴?他把视线从报纸转移到对面,想用一个眼神告诉对面赶快闭嘴。

但他抬起头的刹那,却忘了刚才的初衷。对面这个叫卢卡斯波多尔斯基的男人露出了八颗大牙,天空印进了他的眼睛,而眼睛反射出比太阳更耀眼的光。他简直就像是这个季节的暖气,这么想着,施魏因施泰格突然觉得脸上的温度慢慢升高。该死的,暖气又不会讲话。

“这是一个宜居的区域,”施魏因施泰格决定忘记自己关于暖气的胡思乱想,“那之前你住在哪?”该死的该死的,为什么要主动提出话题,认为周围还不够吵是吗?

“我是波兰人,”波多尔斯基说,“刚刚得到了一个在德国任职的机会。今天将是我在这个国家的第一个工作日。”

说话间服务生端来了热气腾腾的三明治。波多尔斯基向穿着浅紫色制服金发碧眼的小姐道了声谢谢。他依然露出了的他八颗大牙——可是,你为什么会注意到这些!施魏因施泰格不由自主地叹了口气。

这声叹息却恰巧被对面耳尖的波兰人听见了,他转过头问:“发生什么事了吗?”

“没,没什么。”施魏因施泰格连忙摇了摇头,好像这样就能把脑子里刚才奇奇怪怪的想法都晃出去似的。

波多尔斯基此时切下了一小块三明治送到嘴边。对面接二连三又莫名其妙的小动作实在让人好奇,他咽下了那块面包,然后说道,“没有我想象中的好吃,但也不赖。对了,请问我该怎么称呼你?”

“Bastian Schweinsteiger。”

“你好Bastian。”波多尔斯基伸出了右手。

“你好,厄,Lukas?”施魏因施泰格同样伸出右手。

“是的,Lukas。很高兴认识你。”

“也很高兴认识你。”

松开手后两人默不作声地继续各自食用早餐。不过德国男人眼前报纸上的字再也没有之前的吸引力。他心不在焉地看着报纸,把一句话看了一遍又一遍,却依然不知道具体内容。而美味的羊角面包现在也只是味同嚼蜡。

这可真是一个蛮不讲理的星期一。昨天晚上喝酒是错的,今天早上来这家店大概也没对到哪去——可是,不来这又去哪?施魏因施泰格想着,我可是这里的常客,对面那个波兰人才是不速之客。他打乱了我看报纸的节奏,吃饭的节奏,也许还有心跳的节奏。这些都是他的错。他妈的,施魏因施泰格咕咚一声喝完剩下的咖啡,这都什么跟什么?为什么所有的桌子都坐满了?为什么不能像之前所有的工作日早上一样一个人安安静静地吃完早饭?施魏因施泰格脑子里闪过无数个疑问句,最后停留在了一个最关键的问题上。

你究竟为什么要想那么多?

施魏因施泰格又一次摇了摇脑袋,想把这些疑问句都赶进餐厅的垃圾箱。它们本不该出现。宿醉过后的脑子原本就有些昏昏涨涨,好不容易由于咖啡因的帮助打扫出了一些清晰的区域,现在却填满了这些可怕的疑问句。

施魏因施泰格摇头的幅度太大,专注于切三明治的波多尔斯基抬起头不解地看了一眼。德国男人像是被拆穿心事的小男孩,抓着根本不存在的咖啡又喝了一口,然后他就后悔了——这动作慌张地太过明显。

于是他放下咖啡杯,在心里从一数到三。(假装)镇静地从公文包中拿出一张白色的小卡片,然后说道:“这是我的名片,如果你对这片区域不熟知或是有什么需要帮助的话,可以给我打电话。”

波多尔斯基放下手中的刀叉,接了过来放进自己的公文包。“不好意思我还没有名片。”他边说边拿出纸和笔,写上一长串数字。“这是我的电话。”

施魏因施泰格接了过来,他的手指距离他的手指1,5公分。但波多尔斯基全身上下都像是暖气,施魏因施泰格觉得自己的指尖开始发烫。他赶紧收回了手,怕这热量传到自己的脸上,烧进自己的脑袋。

施魏因施泰格将纸片折得整齐,收进了口袋。“那么,我先走了。祝你顺利。再见。”

“再见,”波多尔斯基又一次露出了八颗大牙,“我希望我们会再见面。”

我也是,施魏因施泰格捏了捏口袋里那张有着对方联系方式的纸,我们一定会再见面。






评论 ( 6 )
热度 ( 12 )

© 娜塔莉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