娜塔莉亚

I hate people generally, but I like people individually.

May #YNWA.

Die Blumen

  • 题目一如既往简单粗暴。因为通篇不知道为什么一直在写花这个字就决定题目叫「花」。但是又觉得光一个「花」字楞楞的…鉴于两个人都为德国国家队效力那么我就查了一下德语(错误欢迎指出,但是错误都归GoogleTranslate好嘛。(喂!

  • 哦,也许把小猪写得有点女?



巴斯蒂安施魏因施泰格陷入了一场恋爱。对方是拥有一双蓝色眼睛的男人。

他笑起来的时候施魏因施泰格心上便开出一朵花。笑容是这朵花的养分,随着对方嘴角的延伸,细小的花骨朵终于绽放得盛大而艳丽。

卢卡斯波多尔斯基偶尔在他周围走来走去,漫不经心地踩在他心中那片滋养花朵的田地上。他的心开始变得潮湿泥泞,而对方的脚印,一个又一个,深深浅浅地落进这里。

在每一个脚印上施魏因施泰格又洒下一颗花的种子,期待有一天能将自己的心田种满。一年四季都带着花的甜蜜和芬芳。

 

但这绝不是一段甜蜜的恋爱故事。

因为故事中的主角只有他自己。

和那个人有关吗?也许是无关的。很多时候人生就像是自导自演的一出戏。演戏的人入神,看客便也信以为真。

久而久之演员对角色也开始充满了认同感。出戏和入戏的界限愈来愈模糊。它们交叉着往前,往后,往左,往右,往东南西北延伸,又从四面八方涌向施魏因施泰格,将他包裹。

你是这样吗?巴斯蒂安施魏因施泰格问自己。你给自己编写了一部主角是自己的剧本。你揣摩着暗恋人的心态,然后竭尽全力去出演这个角色。

你的情绪一定都是真实的吗?抑或只是你以为的客观需要?真和假的比例各占几成?还是它们已经糅合成了一体。倘若撕裂虚假,也带走真相。

当局者迷。

如果你是第三方的话会怎么看待这出「闹剧」?施魏因施泰格试图理性地分析一切的前因后果。

他开始抽丝剥茧,找寻线索的源头。不在这,不在那。然而他知道它就在一个地方,他知道它就在那里动也不动地等着他去发现。

也许是因为施魏因施泰格的粗心大意,抑或是因为他的缺乏耐心,也或者他根本无心寻找。那个源头就呆在那里,可他依然寻不到它的踪迹。

 

两人的相识源于论坛。波多尔斯基在该论坛举办的秀手写字活动中上传了一张图。坦白而言,在这人才济济一堂的论坛里并不出众。意外的是,施魏因施泰格却很喜欢。他给他留言,希望他为自己写一句生日快乐。波多尔斯基应允了他的请求。于是顺理成章地互换了联系方式。

聊天不咸不淡地进行。波多尔斯基很快写好了生日快乐。施魏因施泰格犹豫再三,终于还是开口请求到,你可不可以把它寄给我,我叫巴斯蒂安施魏因施泰格,下个星期是我的生日。

波多尔斯基只是回复了一句简单的ok。

施魏因施泰格给出他的公司地址,加了句谢谢。

对面的回复比前几次都长了些:我也是这个公司的员工,但不在产品开发部门,我在广告部。所以我们才没有见过面吧。不如明天上班我亲自送给你。

 

这就是一切的开始。

巴斯蒂安施魏因施泰格想,这就是一切的开始。

他带着生日贺卡和一块切片蛋糕走进他的办公室,卡片上有他亲手写下的祝你生日快乐。

「我想说的都在贺卡上,」他笑着说,「希望你喜欢我挑的蛋糕。」

他走进他办公室的那一刻,世界明亮了起来。他笑起来的那个刹那,施魏因施泰格心上开出了第一朵花。他甚至不知道这朵花源自哪里,什么时候在这里申根发芽。她莫名其妙地出现,又牢牢扎根于此。像一位自来熟的过客。未经通知地前来,不管不顾地在你的地盘做自己成长的必要轨迹。

他欣赏着她,看着她在阳光中抬头,在微风中摇曳。

这是他第一次那么仔细地观察一朵花的纹路。

 

第二年生日的时候施魏因施泰格邀请了波多尔斯基去他的生日派对。两人的关系比同事更亲密,比朋友更疏远。

正如一直以来的聊天,不咸不淡。

 

年轻人总是玩一些奇怪的游戏。总之有个环节中抽到波多尔斯基向施魏因施泰格深情告白。其实这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比起什么接吻,脱衣服的惩罚简直清纯地过分。

施魏因施泰格在站起来前悄悄地打开了手机的录音app。

波多尔斯基站在他的面前,他穿着深蓝色西服,浅蓝色衬衫的领口随意敞开。他望向施魏因施泰格的眼睛,深情款款,后者一刹那间信以为真。

波多尔斯基伸出双手捧起他的脸,拇指在下巴处来回摩挲。「我喜欢你,Bastian。」他用温柔的语调吐出施魏因施泰格期待许久的字句。

他终于听到了波多尔斯基说出这句话的声音。和他想象的没有什么不同。起哄的人拍着手叫好,声音如海浪般一波一波涌向他的心脏。那些花朵摇摇欲坠,却坚强地不肯低头。

「我喜欢你,Bastian」施魏因施泰格在声浪里一遍一遍温习这只字片语。那些花朵愈开愈烈,好像在帮他抵挡外界的纷扰。他的耳边,他的身上,他的心里,统统只留下了「我喜欢你,Bastian」。

施魏因施泰格想开口叫嚣。他想告诉眼前的男人。

那些人不过是背景。我的世界里只有你。

我心上的花,每一朵,都叫你的名字。

而最后他选择用沉默的笑容来代替这一切。

 

「我喜欢你,Bastian」,人去楼空后施魏因施泰格一遍又一遍听着手机录音。波多尔斯基的声音传到整个房间,波多尔斯基存在于每个角落。

在手机快没电时施魏因施泰格找到了电源和插座。

「我喜欢你,Bastian」,伴随着每一次的重复,有什么东西生长又死亡。花开花落的周期逐渐缩短。从繁盛到枯槁,从寂静到喧闹。从五颜六色到灰黑一片,从山水墨画到浓墨重彩。

每一次凋谢迎来的都是新生,每一次成长换来的都是消亡。

但每一朵还开着的花都在说,「Lukas,我喜欢你。」



其实一开始想写类似于lofter的lo主和小粉丝的故事,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写着写着完全忘记了这个设定。不过没事,这个设定可以用在隆包身上,大概(反正我翻来覆去写的都是这两个cp(毕竟没人给我讲别的cp,然后组成一个「线上线下一网情深狗血恶俗XX故事集」什么的(喂。

评论 ( 22 )
热度 ( 32 )
  1. PolarBeer娜塔莉亚 转载了此文字
    我好喜欢这篇。有点意识流的行文,太贴合我理解的小猪了。那种被自己的感情折磨的心境,IC得让我看到一半

© 娜塔莉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