娜塔莉亚

I hate people generally, but I like people individually.

May #YNWA.

She Came Over Me Like Some Holy Rite 「Chapter I-下」

写在前面的废话:

  • 好像终于弄懂作者在写些什么了。大概是Ela创造的天使素无情无欲无感觉滴,但Xabier作为天使却悄悄有了赶脚…而这一切的起因竟然是某个诸事不顺的男人不经意的一笑。Steven是曾经前途无量的足球小名将因为球场上的一次意外事故剥夺了他成为球星的可能,然后从此沉沦再也不会爱了。

  • 翻完第一章两个人还没有见面一刚。这么絮叨怎么回事嘛(好好好絮叨好。写得多学得多。感觉看完这篇西语阅读能力会提高不少呢(在做梦吗?

  • 贴正文了:



###


-「对不起女士,自签订之日起合同中各项条款便生效了。」

-「但有些条款没道理。您说,您为了什么才会去买保险?」

-「Graham女士,对此我别无他法,请您谅解。签合同的时候我们就告知您了,只有当您被检测出患有某种疾病或是呈现出某种疾病的症状时,我们才会将检测费用退还给您。幸运地是诊断结果表明您十分健康…」

-「现在我可不觉得自己幸运。450磅里没有一分钱算在医保里。我要找你们上司。一定还有别的解决方式,我不相信你的说法,我要找你们上司。」

-「我向您保证,我的上司会重复我所说过的这些话,您没必要去…」

-「别废话了,你们上司呢!

-「走廊尽头第四个门左边。但愿他能给您一个更满意的答复。」

 

Steven不想多跟她废话。僵尸即将吃掉最后一朵向日葵,况且他还需要收集更多的阳光。他要在该死的僵尸吃了他的脑子之前把它们都杀死。今天效率很高——他把植物大战僵尸玩到了第20关。这还是在浪费了两个小时和总经理及其他同事开会之后的成果。会议上讨论的东西Steven他妈的一点也不关心。他一点也不在意什么客户流失,什么公司裁员(有时Steven甚至希望命运从背后踹他一脚,好让他提前结束这可怜巴巴的职业生活),什么营销策略……这些东西在他脑子里嗡嗡作响,听起来毫无意义。他只希望会议尽快结束,然后就能回办公室继续玩植物大战僵尸(或者21点)。他只想沉浸于此,对外界不闻不问。

 

时间大约过了一个小时,Steven输了这局植物大战僵尸,一大波僵尸把他种的植物都吃掉了。这时Jamie略带怒气地走进他的办公室,向他抱怨不该让那个歇斯底里的疯女人去他办公室。

-「她要求见我上司,我只是做了该做的事。」

-「你就不能让她去地狱?」

-「原来我还可以这么干?」Steven自嘲似地笑了笑。他看着电脑显示器,不禁皱起了眉头。第20关又没过,这问题已经从公事变成了私事

-「你当然不能这么做。还有,你在做什么呢都不正眼看我?」

Steven手忙脚乱地打算在Jamie看见这一切前关掉游戏窗口,却被Jamie抢先一步发现了显示屏上的僵尸和植物。于是,不算太尴尬的Steven露出了些许尴尬的笑容。

-「搞没搞错Steven,上班时间做这些?」

-「得了吧,好像活很多似的。」

-「活就是很多。」

-「骗人吧你。比方说…?」

-「怎么感觉今天上午你没去开会。」

-「我当然去了,我可就坐你旁边。所以…?」

-「所以…?!我想大概你没仔细听Brendan说了些什么。他说现状不太好,我们得好好工作才能继续留在这。形势不妙啊Steven。」

-「Jamie,实话告诉你好了,我根本一点也不在乎。」

-「至少看在我帮你安排这份工作的份上,不要让我在别人面前太难堪。」

-「我什么时候让你难堪过了?我每天准时上班,今天早上我还朝前台笑了呢,还有,凡是开会我都到场。所以你为什么不现在回你的办公室做你该做的事,好让我能在这漫漫长日中做一些我真正享受的事?」

Jamie试图回想起上一次Steven发自肺腑地笑是什么时候,并且迅速得出结论:他并不喜欢自己朋友变成如此这般。他们相识于中学,当时Steven是所有人中最友善,最好玩,最开心的那个。他们很快就变成了朋友,友谊一直延续到现在。自那场改变命运的比赛,那次意外之后,Jamie见证了Steven如何逐渐变成一个孤独苦涩又嘲讽的人。他的确谈过几场不咸不淡的恋爱,但都称不上稳定的恋人关系。更甚的是,一旦Steven发觉某段关系上升到了他所认为太稳定太正式的感情层面,他便毫不犹豫地和对方分手,然后继续享受(如果这也算是享受的话,Jamie这样想着)他的单身生活。

 

当晚7点,Steven和Jamie喝着回家前的例行啤酒,Jamie不知试图第几次聊起这个话题。他想说服他的朋友:谈一段稳定的恋爱或许能使他自己和他的生活变得美好一些。

-「我不明白为什么有些人将自己的幸福放在别人手上。Jay,我就是弄不懂。这种想法多老套。」

-「不是这个意思,意思是你该找个想陪伴在你左右,想分享你的生活的人。」

-「呃…又来这套,Jay你别说了。对谈恋爱我没有一丝一毫的兴趣,我又不是追求稳定关系的那种人。」

-「你知道的,只身一人这种状态绝不健康。」

-「为什么你说我是只身一人?我有你。我还有我的家人,我随时可以拜访他们。你呢,就像我人生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怎样都不会离开。所以为什么还需要其他别的什么?我喜欢的我需要的我都有了。我很好,真的。如果你是说性的话,总有些像雷锋一样的好人会不求回报地满足你。」

Steven朝他的好友挤眉弄眼地说着最后一句,然后笑着喝了口啤酒。Jamie闻言摇了摇头,轻轻叹了一口气。他更愿意继续聊一些其他话题,诸如利物浦足球俱乐部啦;小Jamie会叫「粑粑」啦或是那些清晨他去买咖啡时带着顽皮笑容的女侍应的大胸啦。尽管他知道大胸并不是他朋友喜欢的东西,但他仍十分受用于Steven关于胸部的深刻分析,有时真的太出彩了。

 

 ###

 

Xabier认为利物浦是他喜欢的城市。大城市对他而言极具魅力。在大城市中,你可以看到人类如何最大程度使用他们不可估量的创造能力。然而,利物浦有其特殊的吸引力,Xabier对这座城市恋恋不舍,总是流连忘返。鼓舞人心的事情之一便是当地人对这座城市的认同感。当提及披头士或是当地足球俱乐部时,人们脸上总洋溢着骄傲的神采。Xabier觉得世间最忠诚最浪漫的球迷莫过于利物浦球迷。就算球队战绩不佳经常输球,就算球队无法与欧洲其他豪门比肩,就算这样,他们依然风雨无阻出现在看台上为球队引吭高歌直至终场哨响。40000多灵魂总是一齐为球队或加油,或呐喊,或欢庆。安菲尔德是利物浦市中Xabier喜欢去的地方之一,他享受这种迷失于人群,与人类共同渡过惊心动魄的90分钟的状态。

 

-「为什么你看起来心事重重?」Xabier从别处回来,回头便看见他的同伴坐到了他旁边,在城市的港口处。

-「我正在思考今天早上看到的一些东西。」

-「得出结论了吗?」

-「我想让某个人看见我。我想认识他,想和他聊天。」

Mikel对此番坦白无可避免地露出了惊讶的神情。于是接下来他问出了他能想出的最符合逻辑的问题:「你如何能确定这就是你想要做的?」

-「因为从今天早上看见他之后我便时时刻刻都在想他,在想我看到他之后的感觉。我对他的一切充满好奇。」

-「你看到他以后,产生的所谓的感觉是什么?」

-「我迫切地想知道一个内心充满苦涩的人是如何能保持那样的微笑。某些事骚乱了他的心,我想知道到底是什么。」

-「你只是看到他笑了?就这样?」

-「确切而言,我还看到了他试着扯开领带,接着把咖啡打翻在了西裤和皮鞋上。他的反应竟然是自嘲自笑。」Xabier想起这鲜活的画面便忍不住地笑了起来。那个可怜男人的无奈愤怒真的非常有趣,至少他是这么认为的。

Mikel发现他朋友的坦白之言十分引人入胜,与此同时却他略显担忧。尽管Mikel也曾着迷于人类及他们特殊的生活方式,但他清楚地知道什么才是他真正的使命,也打算致力于此。Xabier和Mikel是Ela最信任的两个天使,她惊喜于他们的顺从和奉献。他们是她最喜爱的两个天使——她有这个权利决定。她的使者没有感知嫉妒的能力,因此不会造成天堂中的纷争。

-「我真的很想理解你的想法,是真的想。但我不能就此事跟你分享我的想法,因为我从未想过变成人类的一员。这点上我与你大相径庭。不过,也正因如此,你应该比我更了解他们。」

-「或许是这样。」

-「那你有没有想过怎么去认识他?」Xabier回头望了Mikel一眼,他脸上写满了疑惑不解。Mikel笑了笑,继续问道:「难道你就这么过去告诉他:我的名字是Xabier,是一个天使,我想知道你的生活遭遇了什么才变得如此凄惨?」

-「你知道吗?这并不是一个坏主意。」

-「你在开玩笑吧Xabier。」


Xabier叹了口气。他当然想过该如何去认识这个男人,他甚至都设想了在各种不同场景中该说什么该怎么说。但人类在某些事物上的不可确定性让Xabier对完成此任务产生了动摇之心。然而,好奇之心强烈地指使着他想为此做些什么的意愿。这个男人微笑的理由与他人不相一致,这足以让Xabier忽略形式过程,让一切顺其自然地发生。

 

 


评论 ( 6 )
热度 ( 6 )

© 娜塔莉亚 | Powered by LOFTER